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我的前半生》罗子君深夜带丫丫去医院检查,偶遇老金前妻

时间:02-1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50

《我的前半生》罗子君深夜带丫丫去医院检查,偶遇老金前妻

半夜喂奶的时候,罗子君感觉到丫丫嘴里的温度烫人,就连鼻孔里呼出的气都很热。罗子君迷糊的眼睛,突然睁开,借着床头灯看见丫丫的小脸通红,不用试温度都知道发烧了。她赶紧起身去找医药箱,拿出体温对着丫丫额头扫了一下,立刻出现了“滴滴的”报警声,温度已经39.5了。罗子君吓坏了,她赶紧翻出退热贴给丫丫贴在额头上,家里的两瓶退烧药还是之前给平儿准备的,已经过期。这是丫丫第一次发烧,罗子君急得手心冒汗。她多么希望此刻贺涵陪在身边,可以出主意想办法,现在是半夜12点半,贺涵应该早就睡着了。她一旦电话打过去,必然会影响他休息,而且打过去也远水解不了近渴。给陈俊生打电话求助吗?也不合适。虽然陈俊生一定会半夜起来送她们母女去医院,但一定又让凌玲不满意,她可不想再被找上门来。罗子君看着女儿红苹果似的小脸,知道不能再耽误了,赶紧穿好衣服,从网上约好车。给丫丫裹好被子,立刻去小区门口等车。这种无助的感觉,让她突然回忆起当初跟平儿在大雨中狂奔的场景。晚上车少,罗子君等了好半天车才过来。司机师傅是个大姐,看她抱着孩子不方便开车门,还主动下车帮她开车门。罗子君满脸焦急却心怀感激地说:谢谢大姐!司机大姐:妹子,别客气,这是孩子生病了?罗子君说:发烧了!司机大姐看罗子君焦急的样子,赶紧劝慰道:妹子,你别着急,小孩哪有不生病的,第一次带小孩难免没经验。罗子君这才知道,大姐是把她当成新手妈妈了。她没有告诉大姐其实这是她的小女儿,她还有个大儿子,已经上小学了。只是对大姐笑笑:谢谢您!想当初,平儿不是没有半夜发过烧,只不过那时候,都是陈俊生开车去,亚琴抱着平儿,而她只是跟在后面就可以了。想想之前带平儿的时候,她事事依赖,要么依赖陈俊生要么依赖亚琴,自己真的没有付出太多的心血。最多就是陪着平儿玩,给他讲睡前故事。所以,才导致罗子君这次亲自上阵带孩子,处处都觉得生疏。就连半夜带孩子上医院,都觉得是天大的事。大姐特别贴心,并没有只把车停在医院门口,而是开进去停到了急诊门口,这样罗子君就可以抱着孩子少走点路。丫丫虽然不沉,但是抱得时间久了,罗子君的胳膊已经很酸了。到医院后,她一个手抱着丫丫,一个手挂号、付款,再跑到5楼儿科急诊。到医生那把丫丫放到床上以后,她的胳膊忍不住颤抖起来。护士重新测了体温39.6度,比在家里还高了一度,罗子君担心地问:医生,要不要输液、打针啊?医生见她急得额头上都出来汗滴,告诉她:先别着急,先做完检查再定治疗方案。罗子君又开始抱着丫丫来回跑着做检查。儿科急诊的人真的不少,不过大都是爸妈一起来的,甚至还有爷爷奶奶一起的,只有她和另一个女人是自己抱着孩子过来的。罗子君打量了她一番,黑瘦黑瘦的,一双大眼睛有点红,显然哭过,怀里也抱着小孩,看起来至少有7、8个月的样子。或许那个女人感觉到有人看着她,回头朝罗子君看了一眼,罗子君没想到她会突然回头,愣了一秒,然后点头微笑。女人也朝罗子君点点头,但是没有笑。不过,让罗子君想不到的是,女人竟然抱着孩子朝她走过来。女人:妹子,你也一个人抱着娃来医院啊?罗子君点点头:是的!您也是吗?女人:是啊!我也是一个人,娃半夜发烧了,吃了退烧药也退不下去,只能来医院看看。罗子君:我家孩子也是发烧。女人听说罗子君也是一个人来医院孩子也是发烧,觉得她格外亲切,于是继续聊:孩子爸爸怎么没来?罗子君思考,要不要跟第一次见面的人聊很多,就没有立刻回答。女人以为罗子君心里有苦,不愿意说。于是开始说自己:不瞒你说,我丈夫要跟我离婚了,他已经搬出去住了,把我们娘俩扔在家里。说到这,女人的眼睛又湿润了,罗子君不知道该不该劝她,也不知道从何劝起,只静静地看着她,听她说。女人:你知道他多狠心吗?走得时候扔给我一封离婚协议,让我签字,被我撕得碎碎的,我不会离婚的。罗子君突然想起来当初陈俊生也是这么狠心地要跟她离婚,然后就搬出去找凌玲了。突然对女人生出一丝怜悯和感同身受。于是现身说法:我也离过婚,曾经以为离婚以后自己活不下去,可是离了以后才发现,我原来可以活得更好。有时候,绝境也可能变成我们的转机。女人听见“离婚”两个字,非常不甘心地说:我当初为了他,怀着孕就跟前夫离婚,还打掉了孩子。可他现在却辜负我,还觉得我住着前夫的房子给他丢人了。为了这样的渣男,我竟然放弃了前夫那样的好男人。罗子君看到她脸上的后悔。等等,罗子君怎么听着这剧情这么耳熟。难道这女人是老金的前妻?当初在同事那听来的八卦,是老金的妻子怀着孕跟别的男人好了,然后跟老金离婚,连孩子都没留下。但是老金却给了她一套房子,让她和她的男朋友住。这些都符合,但是据说老金的妻子不是肤白貌美吗?怎么会是现在这样又黑又瘦的样子?罗子君十分想要问一问她是否认识老金,可又不敢,万一真的是老金的前妻,岂不是尴尬了。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老金的前妻,那么还真是可怕。是什么样不堪的日子,把一个肤白貌美的女子,变成如此没有精气神且唠叨的人?罗子君不愿意再跟她聊下去,找了个理由,抱着丫丫坐到远处。丫丫的检测结果很快出来了,不是很严重,医生开了退烧药。吃过退烧药以后,丫丫出了很多汗,体温也降了下来。罗子君看看时间已经3点多了。她刚闭上眼睛,那个女人黑瘦的脸就浮现在她的脑海里。如果当初这个女人跟老金好好在一起,不离婚,不打掉孩子,那么应该此刻孩子生病,一定是老金陪着吧!一段不幸福的婚姻,真的可以把人耗尽,不管是容颜还是精神。她竟然同情起老金的前妻来。也庆幸自己的幸运,陈俊生跟老金一样厚道,贺涵又比老金前妻的现任要负责任。罗子君想着想着,突然嘴角溢出了笑。这次带丫丫上医院,她完全一个人搞定了,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成长,不再想着依赖。正当她沉浸在这种自豪感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,她怕吵醒丫丫,拿到客厅去接。心想:谁这么晚给她打电话呢?刚接通,就听着:一阵哭声传过来!罗子君心慌了一下。是谁大半夜给罗子君打的电话呢?欲知后事如何,咱们下回再聊!大家好,我是@琪琪妈的成长经,关注我,持续为你分享精彩内容!一起快乐追剧,感悟人生!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